從詩篇廿三篇看神的本性

黃濠光牧師

 

詩篇廿三篇是大衛人生經歷的見證,見證“耶和華是我的牧者”。他本身是牧羊人,悉心照料羊群,由此深切體會到神是如何的照顧他。詩篇的內容是論到信仰在日常生活中的體驗,具體地將神在人生活中的作爲呈現出來。本篇沒有描述天堂,也沒有討論神學;似乎是個人傳記的片段,却是神在人生活中啓示他自己。

在舊約聖經中,神的名字是耶和華,但也有其他複合名字,來表示他的性情,而詩篇廿三篇充分表現了神性情的各方面。

耶和華以勒-神是供應者

首先,大衛說:“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必不至缺乏”的意思是基本的需要都得到滿足,不再有奢求。神造人之前,已造好萬物。人賴以生存的物資,神早已先爲人預備好,這符合神的本性:耶和華以勒(創廿二14)。牧羊人爲羊預備青草和水;照樣,我們基本的需要,神亦會供應。唯一令我們失去神的供應,是當我們犯罪時。“他按時賜雨,就是秋雨春雨,又爲我們定收割的節令,永存不廢。你們的罪孽,使這些事轉離你們,你們的罪惡,使你們不能得福”(耶五2425.

耶和華沙龍-神是蘇醒者

“他使我的靈魂蘇醒”,當人肉身的基本需要得到滿足的同時,神亦要顧念人心靈的需要。人很容易爲吃什麽,穿什麽而憂慮。豐衣足食的人也會憂慮明天的生活。當基督徒憂慮時,就是小信的表現(太六30)。我們有了神的應許,却仍憂心忡忡,表示心靈落在蒙蔽中。神的心意是叫我們不要憂慮、煩躁、擔心。士師時代的基甸,是活在恐懼中,他怕人又怕神。他怕米甸人搶奪他的穀物,又怕見到神的使者而活不了。恐懼蒙蔽了他的心。但當神很具體讓他經歷神的同在時,他感受到平安(士六24)。心靈蘇醒的人經歷了神的平安,又或神的平安使人心靈蘇醒。

耶和華齊根努-神是引導者

“爲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在不公義的世界中走義路是很不容易,但有神的引導,我們便會不偏左右。神的名字是耶和華齊根努,意思是“耶和華我們的義”(耶廿三6),他的道路就是義路。所謂義路,就是合乎神心意的生活。人如羊一樣會偏行己路,但有牧人同在就不同了。羊熟悉牧人的聲音而跟著牧人,信主的人也要熟悉主的聲音而跟隨他。神的責任是引導,人的責任是順服和跟隨。基督徒因信稱義,義人走義路,在順服中生活,會結出義的果子。

耶和華沙瑪-神是同在者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爲你與我同在”。義路幷非平坦順暢的路,人生的道路有高低起伏,平順時是青草地、溪水旁;艱難時是死蔭的幽谷。幽谷就是黑暗,這黑暗代表死亡的威脅,可能是疾病,或被邪惡包圍。所以在義路中,我們會受攻擊,這就是屬靈爭戰。基督徒活在安逸之中,要居安思危,想到爭戰隨時會發生,也想到神隨時同在。先知書的信息,就是呼籲人勿離弃神。當猶大人死不悔改之時,以西結先知記載了神的榮耀離開聖殿,但也應許他的榮耀要複臨,他要與人同在(結四八35)。若死蔭的幽谷是疾病,神是醫治者。他曾對出埃及的以色列人說:“因爲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出十五26)。這是耶和華拉法,神要醫治人身、心、靈各類疾病和軟弱。他的同在帶來了醫治,也帶來保護和安慰,“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耶和華尼西-神是爭戰者

“在我敵人面前,你爲我擺設筵席”。神與我們同在,就爲我們爭戰。他一面用杖擊打仇敵,一面用竿防止我們走失,因此敵人必敗。仇敵的存在,使爭戰無可避免,但勝利總是屬于神。以色列人在曠野時遇到亞瑪力人來犯,約書亞在前綫作戰,摩西在山上舉手禱告,有亞倫和戶珥扶著他的手。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就得勝,何時垂手,亞瑪力人就得勝;可見得勝是在乎神,但也要人用禱告來配合。人的責任是用禱告來爭戰,相信得勝是屬于我們的,因爲神已起誓,“必世世代代和亞瑪力人爭戰”,直至“亞瑪力的名稱,從天下全然塗抹了”。亞瑪力人代表仇敵撒但,神一定與他爲敵,幷且要除滅他。當我們受到各樣的試探和攻擊,神必爲我們爭戰。他是耶和華尼西,意思是耶和華是我的旌旗(出十七15)。這是一個壇的名稱,換句話我們爭戰的兵器是禱告和敬拜。

耶和華麥加達-神是膏抹者

“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油膏頭和杯滿溢都是指同一件事,就是聖靈充滿。聖經中的油和酒是比喻作聖靈。用油膏頭是按立君王、祭司和先知的儀式,象徵這是服事神的職事。牧人用油擦羊,是驅蟲的方法;對信徒而言,聖靈充滿是領受恩膏,使自己成聖,有能力事奉。神用聖靈膏抹信徒,是牧養的高峰,代表神與人親密關係,使信徒成聖(出卅一13),這就是耶和華麥加達的意思。

耶和華華亞-神是恩慈者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耶和華是“我的牧者”當然不是大衛的專利,其實牧養是神恩慈本性的流露,這就是耶和華華亞,是人一生一世可以享受到的。一生一世是人生的每一天都可以經歷神的恩惠和慈愛。神作爲一個牧者,就是把他的恩惠和慈愛傾倒下來,因此人生是不會孤單無助的。

總結

詩篇廿三篇是描述大衛同神的關係,大部分內容都講到神給予大衛種種的恩典和福氣。有神的供應,人就不缺(耶和華以勒)。有神的平安,人就不亂(耶和華沙龍)。有神的引導走義路,人就不偏(耶和華齊根努)。有神的同在,人就不怕(耶和華沙瑪)。有神的得勝,人就不敗(耶和華尼西)。有神的膏抹,人就不俗(耶和華麥加達)。有神爲牧者,人就不孤(耶和華華亞)。而任何一種關係都是雙向的,大衛對神的回應是:“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大衛的時代還未建聖殿,他所謂“耶和華的殿中”是指活在神面光之中,常侍立在神面前,不住連接與他。

從詩篇廿三篇,我們看到牧養的內容和處境,從物質供應到聖靈的恩膏,從青草地到死蔭幽谷,從面對神到面對敵人,從不至缺乏到福杯滿溢,從“他”到“你”,在短短六節中,涵蓋整個人生,直到永琚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