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神(四)江秀琴

以賽亞書4028-31你豈不曾知道嗎?你豈不曾聽見嗎?永在的 神耶和華,創造地極的主,並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無法測度。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從這節經文的前部分,可以看到 神創造的偉大。神的智慧無法測度,像在4026節已說過,神創造這萬象,這個宇宙大地整個的星球,那些星球多得好像海邊的沙一樣。神以偉大的智慧創造這一切。

祂先講到:你豈不曾知道,豈不曾聽見麽,這位永在的 神,創造地極的主,祂並不疲乏,也不困倦,他的智慧無法測度。然後祂說: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祂又特別講到,少年人和強壯的壯士,最精力旺盛的也會疲乏,強壯的也會到一個全然跌倒的地步。神說祂為他祂的子民在這個地上預備一個可以不疲乏,不困倦的生活方式,就是“等候耶和華”。祂說這是祂的智慧。他的智慧能使他的百姓在地上不疲乏,不困倦,像老鷹一樣。可以從新得力。怎樣能得到?“那等候耶和華的就必得到。”

等候是什麽意思?按照一本英文聖經所講的是說:“那些對神充滿了期盼,充滿了瞻仰,充滿了尋求,這樣的人會被更新力量,會被改變力量。”這就是等候的真實意義。

等候不是呆呆地坐在那堙C也不講話,心媟Q爲什麽神還不來?神還不同我講話?有些人等候就是等著神同他講話,等著神給他指引,或等著一個忽然來到的經驗。好像一陣風吹過來。等候不是這樣,等候是一個渴望,一個愛,在哪塈l取他,在那堜M他相交。米勒牧師說“等候”在原文的意思是三條繩綁在一齊,溶在一齊,在那塈l取。

“等候”應該不是一個靜止狀態,而是在那塈l取他的豐盛。它乃是一個上升的力量,一直在加油,你的靈魂體就被提升,你的靈魂體就從新得力,如同男人的剃鬚刀,一直在充電,在那塈l取電能。我們“等候”也是這樣。我們這脆弱的身體,一直吸取天上的能源。我們這脆弱的生命就被改變過來。

“從新得力”原文意思是“交換力量”我們這脆弱的身體,軟弱的性格一直在和天上交換力量,這就和天上綁在一起一樣,交纏在一起,這就是等候神的意思。所以“等候”不再是靜止狀態,不再是一個奇妙的經驗。而是堶悼R滿了一個愛,一個渴望。在那裡要一直吸取。就把神愛的源泉吸取出來了。因爲神就在我們堶情C神就是愛。你去把他開掘,挖掘出來。借著你渴求地吸吮,把他吸吮出來,他就湧上來了。這就是“等候”的真實意思。

這樣的人飛向神,奔向神,親近神,就好像老鷹奔向太陽一樣。我們教會有一位弟兄,在軍中服役時,先是“中心操練”沒有休息的時間。當兵就是叫你不要胡思亂想,一個命令,一個動作,常常做一些枯燥的事,一直叫你勞動,沒有心靈的澆灌,對一個知識份子來説,久了以後,堶惘釣ヵh乏,有些枯乾。這位弟兄就利用假期在禮拜天參加教會早禱會。我們正在安靜等候,這位弟兄幾時來幾時走,我們都不曉得。以後聼他講,他來坐在後面,親近主,等候主,大約15分鐘,他就在那堳D常喜樂的在敬拜主,他就非常滿足,堶探N好像噴泉一樣,愛的噴泉就從他堶探擖X來。他在那塈l取二、三分鐘就離開了。雖然時間只有這樣短,但靈裡得到很大的滿足。

所以“親近主”是一個很奇妙的事情。你堶惘酗@個油礦,你堶惘酗@個噴泉,需要你去注意他,發掘他,開採他,就可以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這樣的人,要像老鷹一樣的生活,“展翅上騰”。在聖經堭q來沒有用別種鳥來形容基督徒,只有用老鷹來形容。神要他的百姓,在神的眼中看似老鷹,應該活出老鷹的生活來。

有一個人住在阿爾卑斯山,觀察老鷹的生活。他發現一種老鷹,可以活到100嵗以上。那堛漲挳N活到60嵗時就非常的老化,不再有興緻,像年輕的老鷹一樣,而是無精打采,不想動,會經過好幾個禮拜。有一天會忽然醒悟過來。醒過來就開始用嘴啄岩石,用翅膀用尾巴摩擦岩石,直到老化的羽毛都掉下來,然後它血跡斑斑的在岩石上,它的嘴、翅、尾都滿了血,它痛不痛?肯定很痛。好受不好受?肯定不好受。我想它有一個醒悟,那種醒悟就是發現他不該就這樣老死,他堶掄晹酗@個生命力,就開始這樣作,一直磨到羽毛、嘴、尾巴都像年輕的鷹一樣,然後又像年輕的鷹一樣,在風雨來臨時,一下子就沖過黑雲,奔向太陽。他又可以繼續再活5060年。

神形容他的百姓,他說年輕的,強壯的人,都會全然跌倒,但是 神爲那等候他的人,預備這樣一個生活,你可以和老鷹一樣,返老還童。你有沒有醒悟過來,在你裡面有何等大的生命的泉源和能力?很多基督徒就是沒有意識到在我們裡面的 神比世界上的一切都大,沒有意識到 神本性的一切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裡面,就在他裡面。基督徒也可以得到這一切豐盛。因爲沒有意識到,所以我們太容易叫外面的難處壓垮了,被疾病嚇倒了。我們是被嚇倒的,被壓垮的。我們是不知道裡面有何等大的生命力。但那些常常瞻仰他的榮美,吸取他的力量的人,他們的生活是奔跑不困倦,行走不疲乏,奔跑也可以預表我們的服事,我們的服事可以不困倦。行走表示我們的日常生活可以不疲乏,爲什麽?因爲他們常常再回到他裡面重新得力。在最忙碌,壓力最大的時候,你再回到他的裡面來和他交換力量,吸取那屬天的能源。在我們這樣親近神,等候神的時候,神就這樣提升我們這個人。然後呢?就使我們越來越提升,越來越脫離地的吸引力,脫離屬地的纏累,屬情欲的纏累,屬肉體的纏累。我們這個人,神一直給我們加油、加油,以至於我們又充滿了力量,往前奔跑。這是 神的智慧。神的智慧,我們人不是這樣想的,因爲我們人的智慧,總覺得我要做呀!做才能有一些結果呀!我要動呀!在行動中才能産生能力呀!

這是人的聰明,所以 神講這段話之前,要講到  神的智慧:你們不要懷疑了,這整個星球是我這樣安排的,這麽好的萬物,是我的智慧來創造的,我的智慧來爲你們預備這樣的一個生活。所以弟兄姊妹應該明白,你回到堶惆蚇邞韖L,要來真實地遇見他,你真實地回到你的裡面比你常常在外面奔跑,去參加這個,去參加那個,要這裡得一些恩膏,要那裡得一些新的講道,將更有效多了。很多人是這樣,他很想要參加特會,所有特會都願參加,可是生活裡面就是不願意等候耶和華。所以聽是聽了很多的道,恩膏也領受了一些,可是你不懂得一直繼續地從他“重新得力”,不懂得怎樣重新加油、加油,因爲那個油很快就漏掉了,因爲我們一天之中和人相處,屬靈的力量、體力在消耗,就像我們姊妹作的見證:我們可以一起二個小時爲全世界禱告,但是我們裡面並沒有加到油。我服事了,我裡面沒有加滿油。這樣,日子久了,你會越來越覺得很虛弱無力,所以我們很需要真實地吃喝他自己。這就是爲什麽耶穌說:你們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就有永生在你們裡面。我以前不明白這話,直到我開始等候主的時候。有一天在等候主時,主對我突然有個開啓,我以前問過好多傳道人,什麽叫作我的肉是可吃的,我的血是可喝的,聽不懂啊!當時的門徒聽不懂,我也聽不懂。我也不記得牧師怎樣回答,表示我還是不懂,沒有印象。可是直等到我們在等候的時候, 神的同在充滿在我們當中,也充滿在我的裡面,就這樣一直在吸,一直在吸,那時我才明白,那就是叫作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說就有永生。有永生在我們的裡面,有永活的生命在我們的裡面,就可以有“不困倦,不疲乏的生命”在我們裡面。

我們有一位弟兄,他那時來美國讀書,在教會事奉,服侍 神忙到一個地步,沒有時間睡覺,他就是坐在那裡親近 神。親近 神一段時間以後,主真的讓他得了一個力量,是一個屬天的力量在服事。這就是主常常讓我們回到裡面來加油。

詩篇68914節說:“神啊,你降下大雨,你産業以色列疲乏的時候,你使他堅固。你的會衆住在其中,神啊,你的恩惠是爲困苦人預備的。主發命令,傳好消息的婦女成了大群。統兵的君王逃跑了,逃跑了。在家等候的婦女,分享所奪的。你們安臥在羊圈的時候,好像鴿子的翅膀鍍白銀,翎毛鍍黃金一般。全能者在境內趕散列王的時候,勢如飄雪在撒們。”

在我們這樣親近主的時候,有時你會感覺到忽然 神的傾盆大雨澆灌下來,使我們的疲乏得著恢復,使我們的軟弱得著堅固。經文說:“你的會衆住在其中,神啊,你的恩惠是爲困苦人預備的”。有時我們認爲我們還有力量,我們不覺得我們是困苦人,所以我們沒有辦法等候,讓我們自己來作,覺得自己作比較快。我們不願意花時間等候。只有覺得“我實在沒有辦法”,“我實在不行”,“我實在貧窮”,這樣的人,就是困苦人。認識自己困苦,然後 神的恩惠是這樣預備的。當這樣的人住在 主的裡面,主一發命令,統兵的君王逃跑了。當我們等候主的時候,是主親自趕走那統兵的君王。13節所講銀、金,都是 神的屬性。 神的榮耀同在,覆庇在我們的身上。“全能者在境內趕散列王的時候……”,我們的老自己就是列王,我們裡面的列王很多:驕傲的王,自私的王,嫉妒的王等等。我們裡面真是有很多列王,可是就在我們親近 神的時候, 神的同在就這樣臨到。他把列王趕散,趕走了這些列王,你真的在那媬邞 神,才能吸取到他的愛。主要我們常常靠近愛火,因爲我們裡面沒有愛。

我們裡面有這些王統治,只有在愛的同在裡,這些老自己就會下來。可是,我們裡面有這些王統治,怎樣才能趕散這些王?幾十年都在我們身上,怎樣能趕散?就是要被他的愛滲透,他的白銀鍍在我們身上,白銀就是 神的屬性,一直覆庇在我們身上,那些王就趕下去了,不讓他們作王。我們發現,當我們等候主的時候,本來我們的脾氣很大、急躁、暴烈,沒有辦法愛這個人,裡面有很多不平,但是等候主的時候,這些就不見了,反而覺得這些人很可愛,剛剛我爲什麽愛不了呢?當我們來親近他時,他親自來趕散,就把這些列王趕走,這是件奇妙的事。當我們歇了自己的工時,那全能者就來作王,他就來趕散列王,當我們願意等候他的時候,你就發現我們好像加滿了油,如鷹展翅上騰。

我今年回去,有一位姐妹告訴我,去一個地方旅遊,那時起了很大的風,他就看見一隻老鷹。他看見那只老鷹靜靜在那裡不動,等到風很大很大的時候,它就順著風勢,展開翅膀,完全不扇動地一直飛上去飛上去。這一景象給我們姊妹很深的印象。這就是歇了自己的工,進入安息。當我們願意放下自己的努力,你進入他的同在的裡面的時候,他這同在的大能幫助我們,提升我們到 神寶座那裡。他作這麽偉大的工作在我們身上,但是很多基督徒不願意作老鷹,願意作小鳥,作麻雀,一直拍拍拍,拍了很久,只能飛很短的距離,很想飛,卻只能飛得很低。我不願意等候,我要自己來,要自己努力,只喜歡努力,不願意歇自己的工。但基督徒最需要的努力,乃是努力給 神時間,努力地不要自己忙忙碌碌。我們都嘗過很多的失敗,很多時候,我們都在那裡靠自己的計劃,不願歇自己的工,仰望他。你若帶一個資訊,帶一首詩歌,有沒有安靜等候 神,相信 神會給我們預備一個時候。可是我們自己翻,一直翻,從第一頁翻到400多頁。一直找,一直想像小鳥一樣,一直拍,卻飛得很近很低。我們要像老鷹一樣:它等,它不急著飛。我們在剛剛等候主的時候,心裡沒有什麽感覺,要繼續地等,等到那個氣流,那個風勢,越來越大,然後一進入到那氣流裡面,風勢裡面,那大自然偉大的力量把你提升, 神借著這些都在告訴我們,向我們講話,但 神的百姓信的太遲鈍。我們太多自己的計劃,太多自己的安排,而不願意聽 神的安排。

有一位弟兄有些事情使他很憂愁,找他的室友:“朋友,你陪我一起禱告”。弟兄說:“好”。他們二人就開始,他們就讚美 神,讚美,讚美,忽然 神很大的同在,他們都不能說什麽,都安靜在那裡,吸取主的同在,主的豐盛。又隔了一段時間,那個室友禱告說:“主啊,我感謝你,你賜給我的弟兄這麽大的平安”。他不是禱告說“主啊,幫助我弟兄將愁苦拿去,幫他解決”。而是他們二人都感覺到主已經服事了這位弟兄,這就叫“如鷹展翅上騰”。所以我們的愁苦不是一直在彼此交通,一直在想辦法如何解決,而是靠你我只要來到他面前,忽然間,他一個同在臨到你,就給你解決了。而且他的平安先臨到你身上,常常你所挂慮的事,他也解決了。——若你只是在那裡緊張憂慮,並不能解決。

我們有一位姊妹,有一次騎腳踏車,和摩托車迎面相撞,跌落在地,傷了尾椎骨,坐在地上,路人趕快來要幫她去醫院,告訴她,如不趕快去醫院治療,可能終生頭痛。那時她自己感覺要依靠 神,就回到家裡,然後就禱告親近主,那坐臥不安適,尾椎骨刺痛,就在主的同在裡,幾天之後,就全好了。

無論是你身體的需要,或心靈的需要,有 神的同在,便解決:我們有一位姊妹,她先生在國外作事。當先生調差另一個地方,她去看望,發現先生有外遇。這姊妹回來後非常痛苦,對她兒子講,兒子讀高中,18歲,兒子聽後受不了,神經發作。這母親更加痛苦,以後她每天下午在花園那裡親近主,要 神,主的同在就越來越豐富,同她在一起,這就是 神的恩惠爲困苦人預備的。結果她就這樣親近主到一地步,覺得“不是我在活,而是榮耀的 神在我裡面活”。這就是那“在家等候的婦女,好像鴿子的翅膀鍍白銀,翎毛鍍黃金”。我們願意“安臥在羊圈裡”。我們不去爭吵,不去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或是斷掉,或託多少人,給他警告,像一般世人的辦法。這姊妹這樣在他面前等候,等候那全能者以後, 神就作那奇妙的工,她的丈夫就與那女人自動分開了。得勝常常先臨到我們身上,然後就臨到關懷我們的人身上。所以我們要先歇了自己的工,然後 神就作工。

或者還有人不太明白什麽叫作“等候 神”。“等候 神”不是呆呆坐在那裡等候,其實“等候神”乃是禱告的一種方式,“禱告”之中的一種。你可以從禱告開始。如果你沒有話禱告,就安靜下來,或向主唱一首愛的詩歌,再對主講一些“愛”的話,就安靜下來了。

如果你心裡不能安靜,就繼續禱告,繼續向 神唱愛的詩歌,向主說:“主啊,我單單要你,我實在渴望你,需要你,請你叫我安靜下來”。

但是,你的心思意念不要有太多的代禱。代禱可以在其他時間,因爲你一直想代禱,你的心意,注意力就都在代禱的事上,而不是單單在這位主的身上了。所以你就是要學習和他講話,一切都是很自然的。

“等候 神”可以“交錯”的。當你等候時,忽然主給你負擔想到某一個人,你就可以爲他代禱,就可以“交錯”在一起,直等到聖靈帶領你進入一個完全安靜的地步,你就完全安靜了。特別有一些人在帶領別人,例如帶領一個小組,開始要親近 神,你自己已經有一些操練,你要顧到別人的需要,不要心想“我自己很享受就好了”。榮教士早期在臺北,開始在教會帶大家親近主,剛開始只有一分鐘、二分鐘,慢慢增加到15分鐘,慢慢地我們去帶領別人時,也要留意,或從導讀開始,無論如何不要努力地安靜在那裡,那是很苦的。最好唱會背下來的詩歌,閉上眼睛,安靜下來,總之要很自然地將愛澆在主身上。讓我們在地上多多操練,在愛的裡面親近主。原來我們在 神面前的等候,都不是突然間就會作到的。剛開始等候,沒有感覺,只是撿去石頭,鋤掉雜草,因爲我們的心思意念太雜太亂,我們的心很硬。這時再唱一首愛的詩歌,從心裡注意在主的身上,慢慢地,這些都去掉了,進入了主的同在。

可能開始時,主的同在還不明顯。但是,繼續下去,主的光,主的同在就會越來越明顯,好像膏油加在你身上,你就會忽然感覺到膏油滿溢,喜樂的噴泉,愛的滲透,和 神的力量的運行在你的身上,借著這些,叫我們可以展翅上騰。

希望大家能實實在在地去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