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治與康熙          何曉東編

 

    順治與康熙,都是清朝開國的兩個皇帝,也是父子兩個人。順治是第一任,而康熙是第二任。順治做了十八年的皇帝,後來卻因為信佛教,而看破紅塵當和尚去了。有的傳說是因為董顎妃的緣故,但是你若看他的出家自嘆詩上,就可以發現,正可以反映出一般佛教徒的心理,看世界都是虛空的就有一種逃避現實,離世出家的心情。他的年歲很短,二十三歲就死了。下面是他的那首「出家自嘆詩」

 

   天下叢林飯似山     缽盂到處任君餐     黃金白玉非為貴     惟有袈裟披最難    

   朕為大地山河主     憂國憂民自轉煩     百年三萬六千日     不及僧伽半日閑

   來時糊塗去時迷     空在人間走這回     未曾生我誰是我     生我之後我是誰

   長大成人方是我     合眼朦朧又是誰     不如不來亦不去     來時喜歡去時悲

   悲歡離合多勞累     何日清閑誰得知     若能了解僧伽事     從此回頭不算遲

   世間誰比出家人     無憂無慮得安宜     口中吃得清和味     身上常穿百衲衣

   五湖四海為上客     皆因累世種菩提     個個都是真羅漢     也披如來三尺衣

   金鳥玉兔東復西     為人切莫用心机     百年世事三更夢     萬里乾坤一局棋

   禹疏九州湯放桀     秦吞六國漢登基     古來多少英雄漢     南北上頭臥土泥

   黃袍換得紫袈裟     祗為當年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     落在帝王家

   十八年來不自由     南征北討幾時休     我今撒手西方去     不管千秋與萬秋

 

    康熙就不同了,他可以說是中國唯一的基督徒皇帝。只可惜他是生不逢時,他雖然是君王,但還是在幾千年傳統的佛教 道教勢力壓制之下,不能翻轉。而且基督教的信仰,當時尚沒有在中國落地生根,他只能自己一個人相信,不能推廣到全中國。他本人篤信基督,熱心追求基督真道,在國事繁之際,不僅利用時間,學習聖經,和屬靈書藉。還常和那些,遠涉重洋而來的,外國宣教士談道。由於他熟悉聖經和教會歷史,在世曾寫過許多,教會題的對聯和詩歌。現今教會所流行的,全能全知全美善,至公至義至仁慈的名聯,就是康熙皇帝的傑作。康熙皇帝,為了記念耶穌被釘死在十字袈上,曾寫了一篇膾炙人心的七言律詩,名曰「基督徒」,人稱「康熙十架歌」。這是一篇體會基督受難即景的佳作。它告訴我們,康熙皇帝曾熟讀四福音書,他非常了解耶穌被釘前夕受審經過。承認十字架之血是「百丈恩流」,特別領受十字架上的話,故有「七言一畢萬靈啼」的感述。

                          康熙十架詩

                                        功成十架血成溪    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    徒方三背兩方雞

                                        五千鞭打寸膚裂    六尺懸垂二盜齊

                                        慘痛八垓驚九品    七言一畢萬靈啼       (附词曲列後)

                                                                                                                    

    康熙皇帝精古詩韻律,用「八齊」寫這首詩押韻嚴謹。這首詩,雖只有八句五十六字,但卻把耶穌從被捕到殞命的主要情節,描繪得淋灕盡致。奔放的詩句,和整齊的韻律相結合,使人讀來鏗鏹有力,意味無窮。如果一面讀詩,一面默想基督的苦難,經歷中那些悲苦的場面。必會歷歷在目,催人淚下。這首詩開頭第一句「功成十架血成溪」,用開門見山的手法,向人們揭示。頂天立地的救贖大工,乃是藉著耶穌基督悲慘地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才得以完成。在他受難過程中,從橄欖山祈禱通體血汗,到身懸十架被長矛刺透,肋旁所流出的血和水,確實可匯積而涓流。至於用溪字來做比喻,可以聯想,「溪」緊聯於「泉」,那血就必熱有噴湧之勢,分流之廣,聖潔之美,渴慕之眾,刺心之痛,功效之巨。再者耶穌基督在普世全球,世世代代的聚會領取聖餐中的流血死亡,那「血成溪」就不是過分誇張,而是更確切地指出基督流血程度之深,救恩之大了。第二句,「百丈恩流分自西」,告訴我們,因著救世工作的完成,正如救主耶穌,他高深莫測,不可估量的恩寵,才源源不斷地,向四面八方流向人間,充滿宇宙的每個角落普及萬民。賴著這恢復生命寶貴活泉,方可獲得救恩的分施,和永生的希望。「分自西」指中國萬民的救恩,來自西域。耶穌被釘死在西域的耶路撒冷,我們中國是在東部。第三句「身列四衙半夜路」,是指耶穌被捕後,先被押送到亞那府內,因為亞那是本年作大祭司,該亞法的岳父。但他審問毫無結果,便把耶穌送到該亞法那堨h。該亞法和那些祭司長,和文士與百性的尊長,早就想謀殺耶穌,但因為沒有殺人的權柄,就等到凌晨,又把耶穌送到彼拉多總督衙們內,彼拉多又把他送到希律王那堙A希律又把耶穌,送還給彼拉多。如此推來送去的折騰,耶穌不得不用半夜的功夫跟著他們跑四個衙門。「徒方三背兩翻雞」詩的第四句,門徒四處散逃,唯獨彼得暗隨耶穌後面,進入大祭司該亞法庭院。彼得在雞叫兩遍前,三次不認耶穌。第五句,「五千鞭打寸膚裂」,作者巧妙地用「五」開始。根據傳說,耶穌在彼拉多衙門內,盡扯其衣,鞭打五千有餘,全體剝傷,流血不止,其痛苦之狀,慘不忍睹。史料考證,當時羅馬式的皮鞭,乃是一杆多頭,而每條皮革製成的繩頭上,還嵌有一些鉛丸,和骨製尖金鉤。一鞭打下,便有數根繩落身,血肉橫飛,使人無法忍受。詩的最後兩句,「慘痛八垓驚九品」和「七言一畢萬靈啼」說明耶穌的苦難,震驚了八方官民之眾。耶穌七言一畢,便低頭氣絕。其時天顯異象,太陽失光,地動山搖,磐石崩裂,墳墓自開。殿堛犒髐l從上到下,裂為兩半。無論有靈無靈之物,都顯得異常哀痛。這兩個皇帝,一個出家去當和尚,二十三歲就死了,死的時候還仍然是虛空的。一個卻是蒙受神的祝福,替中國打下一片大好的江山來。他一共在位六十年,是那歷年來在位最久的君王,死時是六十九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