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将军----馮玉祥            何曉東

 

 

禱告的軍隊

    大約在一九一八年的八月,河南彰德府,有一位宣教士,帶給古約翰一封馮玉祥的邀請信,要他去他軍隊堙A做些福音的工作。那時候古約翰正感到身體很疲乏,想要去北京度假。可是又感到是神的命令,必須要遵行。就和他的妻子,去那堸竣Q天宣道的工作。那時候馮玉祥手下,有九千名士兵。他只是個陸軍准將,和當地的宣教士們,已經作了不少福音事工。聚會是在上午和下午舉行的,每次在聚會之前,都有一個小的禱告會。參加的人,只有馮玉祥,和幾位上校和少校。在禱告之前,先由古約翰作一點的短講。

有一個早晨古約翰講的是馬太福音十八章十九節「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麼,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成全。」講完之後,他就問有什麼人需要特別為他禱告的。馮玉祥就說﹕「我每天都在神面前求,我所有的士兵們,個個都信耶穌。」一位盧上校說﹕「我每天向神禱告,我們都要活著像基督,就可以改變整個中國。」另外一個張上校說﹕「我每天禱告向主祈求,神不單單是要改變我們這一旅的人,還要把祂的恩典,施展到全中國。」沒有一個是為他自己的私事禱告的。馮玉祥是這次大會的主席,在大會結束的閉幕會上。他當眾在台上跪下來禱告,帶著那宏量的聲音,豐富的感情,就如同當年的尼希米,和但以理一樣地,首先認他自己的罪,和國家的罪。然後他說﹕「中國最大的仇敵,不是日本人,而是我們中國人自己,因為我們都不順服神。」他禱告的時候,淚如雨下。那些軍官們,也都和他一起哭。承認自己的罪。以前已經有五百個人受了洗,這次大會之後,又有五百零七個人,受了洗。不止是這一次,過去還有很多次,神的大能都彰顯在他的軍隊堶情C

當他們軍隊,駐紮在河南的彰德府時候,那帶地方正鬧旱災,很久沒有下雨。馮玉祥就招集當地的老百姓,就像當初以利亞在迦密山一樣。他先對那些和尚和道士們說﹕「你們都是這堜v教的領袖,快向你們的海龍王和菩薩求雨吧。」他們都辦不到。他就招集他的將官,李上校和盧上校,和他們一起禱告,求神降下甘霖來。當天的晚上就大雨傾盆,旱像消除,保全了五穀生產。過了四年,在開封城,又有同樣的一次神跡發生,那堣]是在鬧旱災,馮玉祥又在城外招集了老百姓,和他的官兵們,一起向神呼求。在場的有一個人說,馮將軍就如同舊約堶悸漸知一樣,先承認他自己的罪,和百姓們的罪,然後就求雨降下來。神垂聽了他們的禱告,一兩天後就降下了大雨。這證明,不是馮玉祥一個人所能做出來的,而是神的大能。

幾年前,他們的軍隊在河南的時候,曾遇到過很大的危險。南方有一個軍閥與他為敵,來攻擊他們。北方又有一個強有力的軍閥,想要來消滅他們,北洋政府也無力派人來援救。他們孤掌難鳴,腹背受敵。按著實際的情況看起來,有如翁中之鱉,是逃脫不了的。但是神的眼看顧他們,使他們能平平安安地逃出了敵人的陷阱,沒有喪失一個人。後來古約翰遇到他們的時候,那些將官們對他們說﹕「我們是神的精兵,誰還敢來打我們。」他們又說﹕「我們是在夜間行軍的,當我們逃過了南軍這一關時,北方的軍隊人數多,更厲害。他們四處埋伏,等候命令,要來向我們突擊。但是他們的將領,卻遲遲不敢下這個命令.他知道我們防備森嚴,不敢冒這個危險。所以馮玉祥的軍隊,是個禱告的軍隊。

 

學校教會的軍隊

    後來馮玉祥的軍隊,被調到北京,駐紮在南苑。古約翰也住在北京,常來他的軍中佈道。往往和他們吃住在一起,有七年之久,深知道軍中的情形。有一個美國的軍人,觀察了他們有兩個星期就說,這是全中國最好的軍隊。他們不只是個軍事組織,而且還是個學校和教會團體。除了軍事訓練以外,至少要有三年要上大學的課程,還要學習各樣的手工業,靈性培養是必須的。清晨四點鐘,天還沒有亮,就要起身,集中在大操場上。由隊長來帶領唱詩歌,然後禱告。先有軍事訓練,體格操練。接下來,就是上課讀書,和學習手工業,中午又有祈禱會。由早晨到晚上,節目都是排得滿滿地。飲酒,吸煙,睹錢,是絕對禁止的。因此士兵們,個個都是體個健壯,精神飽滿。

你如果一間間去參觀的話,就可以看到,有的在做鞋子,有的在縫衣服,織襪子和毛毯,製肥皂,和造桌子椅子等傢具,還有人學做生意的。馮玉祥要他們,個個都學有一技之長,將來退伍之後,可以謀生。最特殊的就是他們的靈性生活。往往有一百多人,在吃飯之前,聚集在餐廳的門口,唱詩歌和禱告,有時時間會很長。每天兩餐之前,都會有的。中午十二點鐘,炮聲一響,各部隊都集中在操場上,分組禱告和讀聖經,由班長或士兵來帶領。先唱一首詩歌,然後讀一節新約聖經,並有講解,最後就有那迫切的禱告,所以他們也是個祈禱讀經的軍隊,任何其他軍隊堜狳S有的。他們尤其是喜歡唱詩,一早起來就唱,中午唱,最後臨睡之前也唱,飯前唱,聚會之前唱,行軍時也唱,他們最喜歡的詩歌是「基督軍兵前行 」「興起,興起,為耶穌。」「快樂日」等等。他們有好幾個軍牧,主要的有徐牧師,和張之江。士兵和官長們,一次受洗的都有幾百人。因為受洗的人過多,受浸和灑水都沒有時間,而是用自來水龍頭來噴的,這是他們很特殊的地方。

 

分送聖經

        古約翰曾邀請一位紐西蘭的宣教士喬治大衛斯,帶著他那八十七歲的老母親,和一位名叫比比的女宣教士,他們都是「美國佩帶聖經會」的會員。專們贈送一本袖珍小本的聖經,給那些不信的人的,前來北京向那馮玉祥的軍隊,分送聖經。他們航行一萬里,由紐西蘭來到北京郊外幾里路的南苑,馮玉祥軍隊的大營。馮玉祥的軍牧徐牧師,在十四年前,就已經參加了「佩帶聖經會」,他就是帶領馮玉祥信主的。現在在馮玉祥軍隊中,做傳福音工作,有輝煌的成就。這次分送聖經的佈道聚會,是他所安排的。先向士兵們傳福音,決志要信的人,才送給他們聖經,也包括官長在內。要他們都把聖經帶在身上,隨時都可以讀的。那天在操場上,有四千人參加。由喬治大衛斯講道,馬丁愛德華牧師翻譯。他們是站在一座土台上,聚會開始,先由軍人所組成的詩班獻詩,然後就傳信息。士兵和官長們,都聚精會神地站在那媗央C神的靈就打開他們的心門,由張之江來向他們發出邀請。問有誰願接受耶穌做救主的,可以舉起手來,好把聖經送給他。絕大多數的人,都把手舉起來了。聚會結束後,就開始分送聖經。那些願接受主的士兵和官長們,就排隊走上前來。聖經是堆集在台下不遠的幾張桌子上,每張桌子前,都站著一名少校,將那一本本的小聖經,分送給每一個士兵和官長。他們排隊上來的時候,還唱著詩歌。大家們都拿到了聖經之後,就圍在講台的四周,張之江就對他們講說了一番,堅固他們的信心。並為這些剛信主的人禱告。最後又請他們,每人將聖經都打開,翻到提摩太後書二章十五節「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義,分解真理的道。」把聖經高高地舉過頭。那一天信主的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