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使者傳記       在神州大地

  傳福音者的佳美腳蹤(十)

在雲南邊陲少數民族中開墾荒蕪以全部生命傳福音的宣教士—

   富能仁            生為光選編   恩雨潤飾

  富能仁(JamesO.Fraser)是由英國來華的宣教士,家境富有。在他二十二歲時,蒙召來到中國雲南,向邊荒的栗僳族土著傳揚福音。他來華流淚艱苦耕耘十二年後,才建立第一間栗僳族的教會。他畢生努力主工,熱愛人的靈魂,為主不顧性命,在潮濕、疾病叢生的山區中為主奔波勞碌,過著難以想像的艱難與孤獨的生活,三十年如一日,後在雲南的保山染上惡性腦型瘧疾逝世,死時才五十二歲。

    富能仁生於1886年,愛好音樂,在大學主修工科。當他二十歲時,神藉著一本小冊子,使他的心靈受到極大的激勵。那本書的作者如此說﹕「我們的主假若今天回來,發現成千累萬的人還沒有聽過福音,當然會向我們詢問,不知道我們將如何回答。我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現在昧著良心習以為常的一些藉口,到時候會令我們全然羞愧。」神藉著這段話得著了他,把到普天下傳福音的心志放在他的心堙A這是他生命的轉捩點,他從此不再醉心音樂與數學,全心要去完成主所交託他的工作。

    大學一畢業,他就向中國內地會申請到中國去。他先到倫敦內地會的總會接受訓練一年,然後被派到中國雲南作開荒佈道的工作,是年他只有二十二歲。當富能仁騎馬進入雲南的時候,滇緬公路還沒有修造,荒涼的曠野直達西藏邊境,有的山脈高達一萬九千多呎,人煙罕見,蔓草叢生,荒漠潮濕,是豺狼虎豹和熊出沒之處。下去的山路很陡,要手腳並用,很是艱苦。

    富能仁第一個工作地點是位於雲南西境的騰衝城,離其他的宣教士有幾天的路程。富能仁先在一家客店樓上租了一個小房間,住處四壁蕭條,老鼠四竄,骯髒不堪。他自律甚嚴,晨早即起,先在山上禱告,並開始學中文。他盡量操練自己,不讓冷漠和怠惰侵佔他的心靈,工作無論大小都忠心去做。在騰衝城,他看見來自山中的栗僳族土著,當地的人稱他們為「野人」。他們原住在大陸各地,後來被漢人趕到西南邊境,現居住在雲南和鄰近各省的山嶺中。據估計,雲南栗僳族土著人口約有三百萬人,有一百五十部族之多,各有自己的語言。最近騰衝城,栗僳族居住之地,叫保山,離騰衝城約有六天的路程。富能仁對這些土人很有負擔,切切為他們禱告。有一天,他在天沒亮就起來,帶著簡單的行李,單獨到了保山,大膽地向當地的人用簡單的中文傳起福音來。保山栗僳族人口約十萬,從來沒有聽過福音,他們對神的話語飢渴慕義,圍著他聽他講道。當時茶館有一個人,名叫何超,看見富能仁在派單張,就給了他一杯茶,與他交談。聖靈在何超心堣u作,使他成為保山第一個基督徒。富能仁在保山用文字佈道,因當地不容易買到書籍,他就把彩色的福音小冊子,多半是馬可福音和司布真講道的翻譯本,半賣半送給當地的人,很受歡迎。有一次,他在保山南面的芒城傳福音,有人將他的桌子推翻了,書物亂飛,有的人乘機把書偷走。其中有來自邊遠山區向達城鎮(Hsiangta)一個點心師傅的孩子,他把偷來的福音小冊子送給父親看,想不到神的話語,比兩刃寶劍還厲害,在他們的家堬ㄔ秅F生命更新的效果。

    來到騰衝城一年後,富能仁來到另一處栗僳族居住的快活谷(PleasantValley),和位於高七千呎高山的小村,名叫尖刀山(TrinketMountain)傳道。他睡在火旁的泥地上,和當地人一同生活,用淺顯的中國話傳道。聖靈在大大的動工,土著中有信主的立刻把偶像神壇和祭物丟在火堙C

    1911年,騰衝城變成內戰的戰場,富能仁接受領事館的勸告暫時到了緬甸。當他來到緬甸的八莫,才發覺當地的宣教士已經離去,而他身無長物,不久就會斷炊。他切切仰望神,神讓他最需要的時候收到一封從上海寄來,輾轉經過一千六百里山道險阻的掛號信,堶悸熄袉憎炡o位窮困交迫的僕人更體驗神的信實與豐盛的供應。不久,他來到南坎(Namkham),在酷熱的山區傳福音。他認識了當地撣族(Shan),和克欽族的基督徒,這些基督徒的山胞令他感到無限地溫暖。局勢平定後,富能仁立刻回到騰衝城。內地會派了一位來自美國,名叫高曼的年輕人,和一位來自緬甸,會講土話的同工吉仁與他同工,令他得到極大的激勵。神的工作在騰衝城開花結果,第一次有四個人受洗。雖然已經信主的土著有的軟弱跌倒,而富能仁對土著的負擔有增無減。

    總會要富能仁作了一個統計,才發覺單單在雲南北部地區,就有三百多個城鎮和村莊,有十萬栗僳族土著,還有其他的撣族和克欽族,需要之大,令他感慨萬千。經過禱告後,他來到薩爾溫江谷地栗僳族居住處,作傳福音撒種的工作。那埵酗W萬的土著,他在那埵矰F一段時間,又回到離開五年的騰衝城作造就的工作。那堣w經建立了一間教會,信徒忠心愛主,看見工作的果效,令他得到很大的鼓勵。1914年,經過恆切的禱告,富能仁來到灘岔,那埵野|十個村莊,位於海拔六千呎的高山中。栗僳族土著對福音的反應很熱烈。富能仁決定在翌年回到緬甸把異象與總會分享。但是,撒旦利用當時在灘岔的漢人,造謠中傷他,又不許灘岔的栗僳族土著成為基督徒。土著因害怕,祇好請求富能仁暫時離開他們。富能仁祇好再回到騰衝城。一旦灘岔反對勢力稍減,他又回到那堙A繼續傳福音,搶救靈魂。

    富能仁發覺禱告是抵擋魔鬼最好的武器。他更加經歷神,明白神的心意,寫出了一篇名叫「信心的禱告」的文章,把他禱告的心得表露出來。他的確是一位禱告的勇士。在他的故鄉英國,也有幾位禱告勇士忠心恆切的為他禱告。若不是神的愛,有誰會離開朋友與舒適的家園,來到地球另一端,在氣候不宜、交通不便的高山區在土著中生活,冬天寒風刺骨,春天霪雨不斷,屋子堬蛈~潮濕,疾病、跳虱、臭蟲、螞蟥為患,土著隨地亂吐痰,終年不洗澡,每天的生活都是考驗。富能仁在雲南曾染上傷寒和瘧疾,差點病死。有一次在雨季出去傳福音時,掉在水面下的爛泥坑中,差點沒頂,還是同行的土著拼命拉住他才救了一命。為了神,為了救人的靈魂,他忘記這些苦楚,他的腳因經年跋涉而浮腫,他就每天早晨先用布將腳纏好,以減輕腫脹的痛苦。他常常在山上奔走傳福音,每根骨頭和肌肉都發痛;但是,沒有甚麼比看見土著們信主能叫他更喜樂的了。

    但是,孤軍奮戰,語言有限,雖努力工作,但是沒有大批的土著信主,傳福音的效果微小得很,有時令他感到疲乏;如果沒有聖靈的引導與鼓勵,他幾乎灰心了。那年,當他再從保山到騰衝探訪會友時,他的心埵雩t靈的感動,深信有一天,會有許多的栗僳族土著信主,他現在要學習的是農人的耐心,經過耕種、撒種、澆灌的勞苦,他必須忍耐等待收割,因為祇有神才能使人得救。在他來華第八年,他確定要對他貧瘠的工場作最後一次調查,如果神收割的時間尚未到,他願意去別處工作一兩年。

    於是,他跟另外一個信主的土著訪問他以前常去的一個村莊,栗僳族土著熱烈歡迎他們,又拍手唱他以前教他們的詩歌。在他第二天準備離開時,村民圍著他,一家又一家,要求他幫助他們決志信主,把偶像的祭壇除去。他看見神作工的大能,深深體會到收成的喜樂。他再到緬甸邊境,那是野蠻人克欽族居住之處。他在大鍋村(MeltingPotVillage),柏樹嶺(CypressHill),烏龜村(TurtleVillage)也目睹神救恩的臨到,村莊埵h數的人決志信主,拆偶像祭壇,連土地廟也拆掉。從灘岔到彩色山八十多哩的深山區域,共約有六百人信主;但是,誰去牧養這些人呢?他為此切切禱告,深信主必預備。

    幾個月後,富能仁在路上碰見來探訪他的一個信主的栗僳族土著,名叫宇巴俊。這人和當地土人很熟悉,他就是神為這個小教會預備的傳道人,真是令富能仁喜出望外。不久,彩色山建立了教會,這是第一家在雲南西部山區建立的教會,聚會的人數有幾百人。1917年,他們在騰衝舉行第一次聖誕節的聚會。為了要讓土著得著真理的造就,在美國宣教士的幫助下,富能仁進行創造當地栗僳族土著的文字,並翻譯馬太福音和基督教基要真理的書籍,且在仰光印刷成小冊子。這些土著的文字被稱為富氏文字,字像英文大寫字母,有些是反寫或倒置,以表達那種言語特別的音調。

    在富能仁來華十年後,差會派了一個年輕的美國傳道人,名叫楊志英(AllynCooke)到部落來幫忙。神藉著富能仁所創造的栗僳族文字和翻譯的福音書籍,到了他們沒有去過的地方,土著也學習認字,讀福音書,明白救恩。

    1922年差會派他到甘肅調查各處的工作。他和漢人苦力艱辛騎馬,經過荒涼的沙漠,冬天風雪凜冽,在極度寒冷時到處奔波忙碌。有時沒客店可睡,他就在露天住宿。一次,他們曾在海拔一萬三千呎冰凍的山路旁睡過。甘肅的野狗非常凶猛,連馬也被攻擊,富能仁曾在客店堻Q狗咬傷。五年以後,他回到雲南,擔任內地會雲南的監督。他驚喜的發現,有好幾對美國的年輕宣教士已經在部落中安居下來。他再去探訪各地,看見十字架的信息越來越深入山中,教會快速擴展,在騰衝,土著歡迎他的場面令他非常感動。在他四十二歲時,神為他預備了一個生在中國,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且在英國受教育的女宣教士洛西為妻子。他們結婚後兩三天,富能仁就帶著妻子到雲南栗僳族土著中繼續為主作工。他們看見更遼遠的山區,如東面的紅河(RedRiver)等地,許多城鎮和村落,還有千千萬萬的人沒有聽過福音。1934年,富能仁夫婦帶著兩個孩子回英國探望老母親。那年他的母親已經七十九歲,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見這個小家庭。

    1938年,富能仁在保山染了惡性腦型瘧疾,幾天之後就安息主懷,享年五十二歲。而他散播的福音種子一直在蓬勃生長,當內地會同工在1950年撤離時,有八百個栗僳族的基督徒唱「哈利路亞」送行。1960年,以栗僳族言語翻譯的聖經面世,大大滿足了栗僳基督徒靈命的需要。

(林向陽選自《山雨》恩雨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