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斯丁(二):屬靈的教導與經歷

  作者:王偉成博士(豐收神學院院長http://www.harvestseminary.org/

(Ⅰ)屬靈教導

1.論靈命的豐富

文本框:    

 

今天我們常想基督徒靈命的豐富,是他有多少基督徒的美德,有多少聖經的知識,有多少的事奉擺上,或有多少事奉的恩賜,但奧氏卻是以與神密契(mystical relation with God )的角度來定義信徒靈命的豐富。靈命的豐富在於袮和神聯合有多少,與擁有享受神有多少。奧氏強調“與主聯合”(林前6:17)——“靈婸P神聯合密契,擁享著祂。”(Uniting ourselves to God in the possession of Him.)如何能更多的與主聯合呢?更多擁享主呢?第一,要以神為Supreme God(至好、至寶),遠超過地上的物質、財富、權勢、愛情與世上一切的快樂——“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3:8);“天國又好像買賣人,尋找好珠子。遇見一顆重價的珠子,就去變賣他一切所有的,買了這顆珠子。”(太13:45-46)。第二,一生不斷操練對世界物欲的“detachment”(分開、放下)與對神的“attachment”(聯結、聯合),信徒更多的放下對世界物欲的戀慕,必帶來更多與神的聯合與享受;而更多的與神聯合,必帶來更大的對世界物欲的放下。正如保羅所經歷“丟棄萬事”與“得著基督”。信徒要一生走“丟棄     得著”的循環,就是更多的丟棄帶來更多的得著基督,而更多的得著基督帶來更多的丟棄。

 

  

 


 

文本框: Attachment 
(聯結,聯合)

 

        

 

 

文本框:   Detachment
(分開,放下)

  

 

 

 

 


 

在此,奧氏並非高舉禁欲主義,僅對物欲。奧氏乃高舉神是Supreme Good(至寶),the Best(最好),而世界物欲是“次好”。信徒從屬肉體,愛肉體,變得更屬靈屬神;從以神的祝福(blessings)為樂,到更多以神為樂(羅5:11)。

 

2.論愛神

奧氏高舉“愛”乃一切屬靈美德之冠(the crown of virtues ),而“最大的愛”(the greatest love)是“愛神”。耶穌回答說,第一要緊的,就是說,以色列阿,袮要聽。主我們神,是獨一的主。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的神。”(可12:29-30)他在《懺悔錄》一書,多處表達出他對愛神的心志與努力:

“使我感受到袮的甘甜,勝過我沉醉于種種逸樂時的感味,使我堅決愛袮!”(卷1,第15章)

“我要熱愛袮,感謝袮,歌頌袮的聖名,因為袮赦免了我如許的罪惡。”(卷2,第7章)

“袮使我的靈魂為愛袮而歌頌袮,歌頌袮的慈愛。”(卷5,第4章)

“誰認識真理,即認識這光;誰認識這光,也就認識永恆。惟有愛能認識祂。”(卷7,第10章)

“我詫異我自己已經愛上了袮,不再鍾情於那些冒充袮的幻象了……我被袮的美好所吸引。”(卷7,第17章)

“我已確知獻身於袮的愛,比屈服於我的私欲更好。”(卷8,第5章)

“袮把愛的利箭穿透了我的心。”(卷9,第2章)

“袮照耀我的心,撫慰我,教我愛袮,嚮往袮,使我自慚形穢,唾棄我自己而選擇袮。”(卷10,第2章)

“主,我愛袮並非猶豫不決的……,袮用言語打開了我的心,我愛上了袮。天地以及腹載的一切,各方面都教我愛袮。”(卷10,第6章)

“我愛袮愛的太晚,袮是萬古常新的美善,我愛袮愛的太晚。”(卷10,第27章)

“如果喜歡肉體,該因肉體而讚美神,把的愛上升到肉體的創造者,不要因為喜歡肉體而不愛神。”(卷4,第12章)

奧氏以愛神為基督徒最大的美德,然而此美德卻不只是一己可誇的“功德”(merit),因他深深體驗是神的照耀,神的慈愛,神的吸引,神的啟示,使他步步愛主更深(參上卷5:1,7:17,10:2,10:6)不單得救是神的恩典,愛主事奉主更是神的恩典。此外,奧氏並非是極端的希臘的二元論,以屬靈否定屬物質。他肯定自然啟示與自然恩典的屬靈價值——“天地以及腹載的一切,各方面都教我愛你”(卷10,第6章)並在卷412章強調愛物慾,更應使愛昇華,愛這創造一切的神,因這一切的美好來自祂(卷4,第12章),並且祂比一切更美更好,主是“萬美之美”(卷3,第6章),主至美,至善(卷2,第6章)。因主的美善,奧氏一生愛主,專心事奉主,親近主,不婚娶。他以守童身不娶為愛主的表現,把身體、靈魂、感情完全獻給主,奧氏以守童身是地上至高的榮舉(honor)與福分(林前7932-35),他以守童身來取代殉道主義與沙漠苦修主義。

 

3、密契經歷

奧氏被譽為“靈魂的博士”(doctor of the soul ,他對神的認識,並非只在頭腦的知識與教義,乃在他靈魂的深處,看見神、經歷神、享受神。奧氏定義內在生活(inner life)是在一己靈魂與神有密契的經歷與靈交,在靈魂深處尋求神,遇見神(soul’s quest for God & finding God in the soul),並籍屬靈的眼睛看見神,屬靈的耳朵聽見神的聲音,屬靈的嗅覺聞主同在如倒出來的香膏。奧氏認為進入密契內在生活的基礎是“清心”(pure in heart)——“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太58),清心乃是要勝過肉體,世界,魔鬼,除罪成聖,“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在奧氏的《懺悔錄》卷710717910106,看見他在靈裡與神密契的經歷:
 
指示我反求諸己,我在袮引導下進入我的心靈……我進入心靈後,我用我靈魂的眼睛——雖則還是很模糊的——瞻望著在我靈魂的眼睛之上的,在我思想之上的永定之光。這光,不是肉眼可見的、普通的光……這光在我之上,因為它創造了我,我在其下……永恆的真理,真正的愛,可愛的永恆,是我的主,我日夜向袮呻吟。我認識後,就提升我,……用強烈的光芒照灼我昏沉的眼睛,我既愛且懼,屏營戰慄,……似乎聽到袮發自天際的聲音對我說:‘我是強者的食物;袮壯大後將從我為飲食。可是我不像袮肉體的食物,袮不會吸收我使我同於袮,而是袮將合於我。’”(卷7,第10章)
 
“這樣我逐步上升,從肉體到達憑藉肉體而感覺的靈魂……受那一種光明的照耀……在驚心動魄的一瞥中,得見‘存在本體’…… 但我無力凝眸直視,不能不退回到原來的境界,僅僅保留著嚮往愛戀的心情”(卷7,第17章)
 
“但我愛袮,究竟愛袮什麼?不是愛形貌的秀麗,暫時的聲勢,不是愛肉眼所好的光明燦爛,不是愛各種歌曲的優美旋律,不是愛花卉膏沐的芬芳,不是愛甘露乳蜜,不是愛雙手所能擁抱的軀體。我愛我的主,並非愛以上種種。我愛主,是愛另一種光明、音樂、芬芳、飲食、擁抱,在我內心的光明、音樂、馨香、飲食、擁抱:他的光明照耀我心靈而不受空間的限制,他的音樂不隨時間而消逝,他的芬芳不隨氣息而散失,他的飲食不因吞啖而減少,他的擁抱不因久長而鬆弛。我愛我的,就是愛這一切。”(卷10,第6章)
 
“我們母子兩人憑在一個視窗,縱目於室外的花園……我們張開了心靈之口,對著‘袮那生命的源頭’(詩367,極望盡情暢吸主生命泉的靈液,……我們神遊象外,淩駕日月星辰麗天耀地的穹蒼,冉冉上升,懷著更熱烈的情緒,嚮往‘常在本體’(神)。我們印於心,誦於口,目擊神工之締造,一再升騰,達於靈境……我們聽到他的言語,聲音不出於塵間的喉舌……而逕自諦聽他自己說話……沉浸於內心的快樂之中”(卷9,第10章)
 
奧氏一生愛神,撇下世上一切的物質,專心的愛神,從他《懺悔錄》的見證,可見他與主豐富的密契生活,特別在卷106,他與母親一同禱告親近神,靈被提,如同保羅被提三重天的經歷,敞著臉見主榮光,經歷說不出榮光的大喜樂!深願奧氏的生命見證,他的教導與經歷,成為我們認識主,愛主,經歷主,活出主最好的榜樣!